Category Archives: kok体育官方平台

法制网讯 记者 张维 在 4月1日召开的全国劳动关系工作视频会上,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表示,将研究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进一步规范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

邱小平指出,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关键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增长速度换挡期,劳动关系矛盾进入了多发期和凸显期,对进一步健全劳动关系治理体制机制提出了迫切要求。

2014年重点要抓好5项工作:一是着力解决劳动关系突出问题。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依法规范劳务派遣用工,加强对结构调整过程中劳动关系处理的指导和规范。二是健全劳动关系协调机制。继续加强对中小企业实行劳动合同制度的指导、服务和监督,规范企业裁员行为。鼓励地方开展建立协调劳动关系三方委员会试点,深入推进和谐劳动关系创建活动。三是改进和加强企业工资分配宏观指导调控。完善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机制,稳慎做好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工作。完善并落实工资指导线制度。四是提升劳动人事争议处理效能。全面完成仲裁委员会调整组建工作,加强仲裁院规范化、标准化建设。做好国有企业、非公企业劳动争议预防调解示范工作。五是提升劳动保障监察执法效能。进一步加强日常执法,推动省市联动举报投诉平台建设,加大 “两网化”管理投入力度,推进实施劳动保障监察管理信息系统,进一步完善劳动保障监察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机制。

(原标题:人社部将研究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

新华网深圳4月17日电(记者 周强)尽管深圳引进高端人才效果显著,但基础型人才流失严重,从2010年至今,人才流失近4万人,高校毕业生人才流失更是呈上升趋势,原因直指高房价和高物价。

记者日前从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深圳市政协常委会所作的专题报告会上了解到,深圳引进高端人才效果显著,截至2013年底,共认定高层次人才3011人,其中杰出人才9人、国家级领军人才185人、地方级领军人才1333人、后备级人才1484人。

但基础人才流失严重,2010年至2013年,深圳市户籍迁出人员为65766人,其中调出人才26600人,占户籍迁出人员总数的40.45%。流失人才特别是毕业生流失成逐年上升趋势,集中在支柱产业和骨干企业,相当比例为重点院校毕业生。

究其原因,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王敏表示,一是深圳收入已和内地二线城市大致相当;二是房价物价高、发展机会、就业创业环境、配套设施等均是导致人才流失的主要原因。

“一个城市仅仅能吸引来高层次人才远远不够。让高级技工人才、大专以上的毕业生等城市发展的基础型人才安心留下来,这对于一个城市的长远竞争力而言非常重要。如果不对基础型人才流失问题高度重视的话,不良影响会在若干年后显现。”他说。

在回应政协委员如何留住人才的提问时,王敏表示,该局将大力完善创业体系,扩大创业优惠政策的覆盖范围,帮助基础型人才留下来。同时,建议政府加大对基础型人才住房补贴。

“据统计,相关政策实施4年多,只有不到7万大学毕业生享受到住房补贴,而这5年本科生引进数已超过20万。希望政府能尽快扩大政策覆盖,并适当提高标准,延长补贴年限,帮助更多基础型人才留在深圳。”王敏说。

日前,国家发改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我国启动“十三五”规划编制的相关情况,并公布了25个前期研究重大课题。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表示,希望通过“十三五”的努力,使我国人均GDP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接近或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 

国富民强是每一位中国人的梦想。然而,面对“忽然之间”将要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画饼”,恐怕大多数人依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毕竟,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问题,都还让许多人在为生活疲于奔命,岂敢奢望迅速跻身“高收入国家”的一员?展望未来,最重要的是“高收入国家”能给国民带来什么?这才更值得我们关注。 

作为“高收入国家”,不能仅仅体现在“总量”或“人均”的数字上,要扎扎实实创造一大批“高收入家庭”、“高收入个人”,而不能再让国民普遍有“被高收入”的愚弄感。这就要求在就业与收入分配领域,更多地倾向于促进“公平”,以防止少数人攫取过多的财富,尤其要杜绝采取非法手段一夜暴富的罪行。

作为“高收入国家”,就要把“管家”或“公仆”们真正管好,除了享受到已经较高的国民待遇之外,不能让官员们再有其他特权和灰色收入。在这方面,必须坚持把反腐败进行到底,不能再出现腐败窝案“高举轻放”之类的怪事。

作为“高收入国家”,必须保证国民生活在一个山清水秀的环境,每逢出门不必戴上口罩,下河游泳不必担心污染,同时,国民也可以放心大胆地进菜场、餐馆,而不必再担心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毕竟,“高收入”终究要体现在高水平的生活质量上才算落到实处,岂能让国民长期生活在一个连衣食住行都令人提心吊胆的恶劣环境里?

说来说去,“高收入国家”不该是玩弄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也不该是一个看得见却摸不着的数字,而应当是一个让人连呼吸都能感受到的真实体验,真正能让广大民众享受到“高收入”带来的种种好处。否则,再高的收入,又有什么意义呢?宣华华(公务员)

来源:现代金报

(编辑:SN098)

昨天是五四青年节,也是北大116周年校庆,习近平上午10点左右抵达北大视察,12点40左右离开。有不少北大学子等着见习大大一面,和习大大握一下手,并表示“看一眼也好”。

过去十几年里,在五四节前后与青年进行交流,已成为中国领导人的一项传统活动,主要包括到访大学校园、给青年写信、和青年举行座谈等。

冒着大风“追大大”

5月4日上午10:14,@北大未名BBS微博发文称,“今天是五四青年节,习大大已经到人文学苑了。”下面配了一张疑似为手机拍摄的模糊照片,从照片上看,习近平在数人陪同下走在北大校园内。这条微博随后被@新京报、@财经网等媒体转发。

@法制晚报又为网友普及这首词的写作背景,“1925年晚秋,毛泽东离开故乡韶山去广州主持农民运动讲习所,途经长沙,重游橘子洲,通过对长沙秋景的描绘和对青年时代革命斗争生活的回忆,抒写出革命青年对国家命运的感慨和以天下为己任,蔑视反动统治者,改造旧中国的豪情壮志。”

对习大大到访北大,网友和北大学生表现的极为活跃。拥有246万粉丝的@学习粉丝团发了一组习近平在北大视察的现场图,数分钟内转发近700,评论过百条。网友@平壤起风是一个细心人,他说,“风挺大,注意身体习大大。”

北大软件与微电子工程学院学生潘林程告诉@中国日报,自己马上要毕业了,为了见到习大大,他“在寒风中等了仨小时”。不怕风大的当然不止他一个。一名叫李汉南的北大学生乐观地说,“追星就是这样的啊,一定要看一眼也好。”

据新京报报道,“追星”成功的北大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博士一年级学生岳俊兴,分享了他与习近平握手的经过。“当时正在参加五四讲座,校党委临时通知学生们去欢送习主席。完全没有提前准备。欢送时,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就站在前面,我本来被安保推开了,但又伸手上去,就和习主席握手了。”

在大风中等着见习大大的北大学子们都有什么期待呢?对潘林程来说,他“如果有机会见到习近平,会和他谈理想和中国足球”。还有学子显然比较了解习近平以往的亲民举动。北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的杨帆说,“我比较关心他去哪个食堂吃饭,会不会搞红一道菜。大大好像走到哪就会搞红一道菜,期待他把北大食堂炒红”。

领导人五四最爱去北大

对于习大大去北大,也有网友提出建议,认为领导们不要总是去名校,也应该到其他学校走走。@Y-HAORAN就说:“不要老是去北大这些名校嘛,我们四川大学锦城学院这样的学校也需要照顾。”

据新京报报道,过去十多年里,中国领导人的五四节活动一般分三种形式:到访校园、给青年写信、和青年人座谈。而领导人到访的学校,大多为北京的著名高校。例如,从2003年到2013年十年间,温家宝在五四节前后到访过北大三次,清华两次,人民大学和中国政法大学各一次,胡锦涛到访北大和中国农业大学各一次。由此可见,作为五四运动的发源地,北大经常成为领导人首选的五四节活动地点。

习近平去年五四青年节没有到访北大,但他以给北大考古系学生回信的形式庆祝这一节日。今年,习近平也给河北保定学院支教毕业生写了回信。同样在五四节写信给青年学生的还有胡锦涛。2005年到2010年,胡锦涛分别给新疆青年、中国青年群英会和中国农大师生回信。

领导人对青年有何期盼

无论是访问校园、座谈还是写信,领导人都不会忘记在五四这个特殊的日子,对青年人提出自己的期望。

温家宝在2003年五四青年节,于清华大学和学生座谈时,用“多难兴邦”鼓励学生们团结起来,与全国人民一道战胜非典。2010年,他第三次到北大庆祝五四。在学生书画研究会桌前,一名哲学系女生写下“仰望星空”四字送给他,温家宝随后写了“脚踏实地”回赠。

2009年5月2日,胡锦涛在与中国农大学生交流时同样表示,青年学生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希望更多同学自觉到基层一线去工作。

青年一代应立足基层,实现人生梦想与中国梦的统一,也是习近平对中国青年反复提出的要求。今年五四前夕,习近平在给河北保定学院西部支教毕业生群体代表回信时,再次表达这一希望,“好儿女志在四方,有志者奋斗无悔。希望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到基层和人民中去建功立业,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书写别样精彩的人生。”

新京报新媒体记者 张运贵

(原标题:【媒目】五四节领导人为何爱去北大?)

四川叙永工地山体崩塌 1死1伤1失踪

中新网叙永5月22日电 (周亚强) 记者22日上午从四川泸州市叙永县政府新闻办获悉,20日14时30分,该县震东乡兴隆村一水泥厂开采工地发生山体崩塌,造成1人死亡、1人失踪、1人轻伤。目前救援仍在进行,失踪人员生死尚不明朗。

发生山体崩塌的水泥厂开采工地位于叙永南部山区,事发时有工人在现场施工,崩塌的山体量较大,有大型机械被埋。事发后,叙永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高度重视,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安排部署救援及善后处置相关工作。

目前救援已持续40余小时,但另一名失踪人员仍无踪迹。救援人员称,山体崩塌量大,确定失踪人员的被埋位置较难。可以确定的是,伤亡和失踪的3人均为男性。

当地村民称,事发前这一地区有雨水天气,但山体崩塌的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之中。

(原标题:四川叙永一工地发生山体崩塌 失踪人员仍在搜救中)

近日,有关国企职工子女是否应包分配的问题,引发了人们的激烈讨论。在各个行业,子女接替长辈或借助长辈影响,直接入职成为“职二代”的例子不一而足。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进行的一项调查(48760人参与)显示,79.7%的受访者确认身边存在“职二代”,89.6%的受访者认为“职二代”普遍存在伤害了就业公平性。

86.5%受访者认为“职二代”现象在国企中最普遍

调查显示,86.5%的受访者认为“职二代”现象在国企中最为普遍。其次是集体所有制企业和民营企业等。

现居江苏苏州的钱强是一家大型央企子公司的普通员工。提起“职二代”话题,他表现出了很大的不满。“这个问题是老生常谈,我们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单位许多人都是关系户,只要有牛气的爹妈做后台,随便安排个职位拿高薪都不成问题。”

2010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大学的高松成现在是一名钻井工程师,对于石油行业存在“职二代”的现象,他毫不讳言。“我运气比较好,大学所学专业对口,又是油田委培生,应聘时没遇到什么阻力。而对于非对口专业的人就不一样了,招聘没那么公开透明。”

高松成提到,过去油田工人主要由子女工、退伍军人、大学毕业生等构成,子女工的比例最高。这些子女工的工作能力、学历与毕业生比并没有太大差别,但他们在应聘时往往会受到特别照顾。

“国企内子女接班现象几乎已成‘公开的秘密’。”北京汇才基石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博坦言,他曾在内蒙古一家国有煤炭企业工作过14年,当时他们企业有3万员工,“职二代”占了一定的比例。“职二代”的直系亲属在企业里大多有一官半职,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如果能力出众,往往三五年内就可以得到晋升。

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汪小勤认为,国企子弟包分配曾经一度出现在计划经济时期,现在若依然延续此现象,显然与市场经济公平竞争原则相违背。它会使国企带有某种封建“世袭”色彩,必然进一步牺牲国企效率,使国企公信力受到质疑。

社会学者指出,东亚社会子承父业现象具有历史传统

“职二代”在受访者眼中是什么形象?调查发现,大多数受访者对“职二代”的印象偏负面。77.9%的受访者眼中“职二代”多数能力较差,依靠父辈。

珠海渔业机电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康晓敏,1995年从军队转业后到企业工作,现在的公司是由老职工出资买下原亏损的国企组建的股份合作制企业。他直言,自己认识的“职二代”中全面超过父辈的基本没有,但也有些年轻人在电子商务方面、高新技术方面比父辈更具远见。

高松成觉得国企“职二代”身上背负了人们的许多误解。在他眼中,“职二代”们对油田企业的忠诚度要比像他一样外聘上岗的人更高。“比如我,当初就是受不了艰苦环境从胜利油田辞职,和我同一批毕业的还有好多干了一个月就另觅出路,不少临时工甚至上班不足1周就着急走人。但那些子女工们辞工率就很低,我所了解的人基本没有,他们对企业的感情更深,会一直扎根在那里。”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张翼,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东亚社会子承父业现象具有历史传统,在我国近三十年尤其是改革开放前二十年里,这一现象已得到大幅度改善,社会结构性的变迁使得社会底层向上层流动的机会显著提升。但总体而言,社会阶层的固化问题仍旧存在。

89.6%受访者担心“职二代”普遍存在伤害就业公平性

调查中,50.2%的受访者表示,如果有条件自己愿意成为职二代,但也有49.8%的受访者表示不愿意。

高松成回忆,油田有句话叫“献完青春献子孙”,同事中也不乏被迫子承父业的例子。“我曾认识一个副司钻,在外地发展的很好,迫于家庭要求进入石油系统,常听他抱怨自己的人生被剥夺了自由择业的权利。”

就读于西安欧亚学院的张怡家境殷实,父亲在安徽经营了一家建筑承包企业。从小父亲有意识地培养他对家族产业的初步认识,他对建筑领域有了多于同龄人的熟悉与了解,上大学时他还报了工程管理专业。

但张怡对于毕业后接班显得十分排斥。“虽然成为‘职二代’能让我免受毕业竞争应聘之苦,但这和我的职业规划相去甚远,我也非常不愿意别人把我看成一个纨绔子弟。”

调查显示,89.6%的受访者担心“职二代”普遍存在伤害就业公平性,79.0%的受访者认为“职二代”现象会给现代企业管理带来消极作用。

在高松成看来,本着社会公平的原则,企业还是应少吸收“职二代”,打开市场才有利于人才的引入。康晓敏则认为企业多用“职二代”无可厚非,但在管理上要一视同仁,不能让他们享有太多特权。

汪小勤指出,为了减轻“职二代”现象给企业乃至社会带来的负面效应,国企的领导者应面向市场进行人才引入,始终明确管理才能、经营头脑才是企业人才招聘的最重要衡量标准。

张翼指出,教育资源的分布不均对社会阶层的形成产生了更加深刻的影响,接受良好教育的孩子与教育机会匮乏的孩子,未来所属阶层差异加大,这对社会阶层的代际流动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就业机会、教育机会的拓展,能够帮助更多身处社会底层的年轻人实现自我价值。均衡教育资源分布、改变‘拼爹’的招聘方式都能减轻‘职二代’现象对社会带来的消极影响。”

人民网北京5月31日电(记者赵艳红) 据北京市纪检监察网消息,在端午节到来之际,北京市纪委扭住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不放松,继续组织开展明查暗访,严查节日期间“四风”问题,严肃处理党员干部违规违纪行为。

节前,北京市纪委对部分高档商场和大型超市的销售记录、发票进行了明查,重点检查公款购买棕子、公款购买节礼等问题。此外,还成立专门检查组,结合首都之窗政风行风热线群众投诉反映的问题,对部分市级窗口单位、区县便民服务大厅、乡镇街道科队站所进行了暗访,采取现场查看、模拟办事、电话咨询等方式,重点检查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工作纪律、工作效率,以及有无收受节礼等情况。针对此次明查暗访发现的问题,市纪委将进一步调查核实,加大处理力度。

同时,北京市纪委畅通12388举报电话,北京纪检监察网开通“清廉过端午,纪检监察机关在行动”监督举报窗口,加大受理群众投诉举报工作力度。针对群众反映的各类问题,市纪委将认真进行调查,严肃处理违规违纪行为,并对典型问题进行通报曝光。

甘肃村民堵路求修路被碾轧致死

新京报讯 (记者王瑞锋 实习生曾庆雪)6月3日,甘肃环县环城镇城东原村发生一起恶性碾轧事件。城东原村村民将村庄的一条土路堵住,阻止进出长庆油田采油二厂的车辆通行。此间,一辆工程车突然启动,将堵路的女村民王彩霞碾轧致死。

昨日,城东原村生产队长王贵忠告诉新京报记者,采油厂的进出车辆轧坏了村子的道路,村民多次向镇政府和采油厂反映修路未果,堵路是为了让他们尽快修路。

村民多次向镇政府和采油厂申请修路

据王贵忠介绍,事发路段是村旁一条南北向的土路,只有三四米宽。2008年以前,土路由村庄维护,2008年长庆油田采油二厂进驻后,对道路进行了一次整修,至今六年再未整修过。

“每天油厂的工程车和外面来运油的车进进出出,土路变得坑坑洼洼,浮土都有一尺厚,一下雨,小车根本进不来,村民进出艰难。”王贵忠说,从2009年开始,村民们曾多次向镇政府和采油厂申请,希望能将这段土路修成砂石路,“油厂每次都说要修,但一直没动静。迫不得已,我们只能堵路,让他们尽快修路。”

三四十名村民阻止采油厂三辆车通行

王贵忠称,6月3日早晨8时许,三四十名村民自发站到土路上,阻止了采油厂的三辆车通行。中午12时30分左右,大部分村民陆续回家吃饭,许粉萍、王彩霞、敬巧红3名村民继续堵在路上。

村民许粉萍说,她们和司机并未发生肢体冲突,但双方都骂了脏话,“我们与车距离十多米远,一个年轻司机突然发动了一辆工程车,一下子就撞过来了。”许粉萍和敬巧红跑开了,但46岁的女村民王彩霞被卷入左侧车轮下,其头部被碾轧,当场死亡。

事件发生后,闻讯赶来的村民包围了肇事的车辆,警方随即将肇事司机带走。

■ 追访

环县政府办:警方已介入调查

长庆油田表示,已展开内部调查,最终结论尚未形成

昨日,环城镇党委书记徐万锋介绍,城东原村的这条道路长23公里,是由长庆油田采油二厂负责维护的,“因为是他们在用,所以泥土路面损坏严重,扬尘很大”。

徐万锋称,在镇政府的督促下,采油厂去年已经把村里9公里的路面铺上了砂石,但剩下的路面一直没有维护。今年采油厂一名干部曾口头告知镇政府,他们将在今年铺好这条路,但迟迟未动工。

昨日下午,环县政府办公室一名负责人表示,目前县公安局和交警大队已经介入调查。环县县委宣传部一名张姓部长说:“这应该是一起刑事案件,可能是采油厂跟地方村民产生了矛盾,才发生的撞人事件。县交警大队和公安局专门开了协调会,对案件进行了进一步分析。”

长庆油田宣传科科长刘学民告诉新京报记者,油田已经对此事展开内部调查,但最终结论尚未形成。刘学民表示,虽然环县属于长庆油田第二采油厂的开采工作区域,但“在调查结论出来前,无法确定肇事工程车一定是采油二厂的车”。

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实习生 曾庆雪

(原标题:甘肃村民堵路求修路 被碾轧致死)

中新网石家庄6月11日电 (李洋)11日,就《河北6岁男童遭继母施暴 双手被吊长达3小时》一事,中新网记者再次来到河北省儿童医院进行采访。据院方透露,小豪(化名)当日将从重症监护科转往外科进行治疗,生命体征基本稳定。

据河北省儿童医院重症监护科副主任徐梅先介绍,经过内科的治疗,小豪目前身体的各种指标见好,肾功能已在正常范围。

徐梅先一再强调说,小豪现在的生命体征基本稳定,但只能说现在,因为危重病人只能当时说当时的事。

徐梅先告诉记者,下一步小豪将转到外科进行治疗,肢体能否恢复,是否需要截肢、植皮等由外科决定。

在重症监护科门外的地上待了一晚的小豪生母略显疲惫。她告诉记者,从小豪住院后,她只见了孩子一面,当时小豪还跟她说,“妈,我要喝奶”。

“探视时间有限,我不能多待,看到孩子躺在床上,我的心都碎了。”小豪的生母说,她当时努力控制情绪,怕自己哭出来后会影响小豪的病情。

小豪的生母说,孩子可能会调皮,但是大人不该有太多的过激行为,她不想纠结儿子是如何受伤的,只要孩子的手能保住,她不想去追究谁的责任,“毕竟他们是一家子,也需要生活,不想拆散他们。”

在重症监护科门外守候消息的还有小豪的大伯,他告诉记者,当他得知小豪受伤住院的消息后,整个人都昏了过去。小豪的大伯说,小豪的爸爸组建家庭后,已经有了一个不到一岁的女儿,本是子女双全的家庭,他真没想到小豪的继母会下此狠手。

采访过程中,一名男子几次打断记者的采访,从小豪大伯口中记者得知,这名男子就是小豪的父亲刘义坤。当记者询问,“你是孩子的父亲吗?”对方回答,“不是”,然后扭头而去。

小豪的生母告诉记者,她想通过媒体寻找一些专家,“求大家帮我想更好的办法把孩子治好,保住他的手,让孩子尽量不要截肢。”(完)

(原标题:河北6岁男童遭继母施暴续:生母只想保住儿子双手)

此页面是否是列表页或首页?未找到合适正文内容。